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雍禾医疗陷入“高毛利、低净利”的怪圈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1-12-24 09:33    浏览次数:
  html模版雍禾医疗陷入“高毛利、低净利”的怪圈

来源 | 中访网

责编 | 秋山

“秃”如其来的生意竟撑起了一个IPO。

12月13日,“植发第一股”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雍禾医疗”)登上港交所。当日盘中最高涨幅达到16.33%,全天成交量超过10亿港元,收盘价较发行价涨5.3%,总市值86.31亿港元。

随后几个交易日,雍禾医疗涨跌互现,上市后第三个交易日冲高回落,收盘大跌4.82%,12月17日再次大跌,截至早盘收盘下跌5.7%。显然,对于号称“植发第一股”的雍禾医疗,投资者的意见分歧开始加大。

市场空间大,技术门槛低

植发的生意有多大?国家卫健委的答案是:2.5亿人。

根据我国卫健委2020年发布数据,中国有超过2.5亿人存在脱发的“烦恼”,也就是说平均每6个人中就有1人脱发。其中,男性约1.63亿,女性约0.88亿,30岁前脱发的比例高达84%,比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提前了20年,真可谓“秃”如其来。

年轻人“秃”如其来却成就了上百亿植发市场。弗若斯特沙利文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2020年,我国植发服务市场从58亿元快速增长至134亿元,符合年增长率为23.4%。预计到2025年,中国植发医疗服务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7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将为23%。而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进一步增长至756亿元。

然而,这看似诱人的市场远没有想象中美好。实际上,中国中国接受植发的患者人数在实际脱发人数中的占比非常低,2020年在中国进行的植发手术仅约为51.6万例,渗透率为0.21%。

植发市场虽广,但其技术及商业模式简单且容易复制,难形成竞争优势。由于行业准入门槛较低,新玩家不断入局,公立医院、美容机构、民营医疗机构,甚至是美发机构纷纷入局。

据兴业证券(601377)统计,我国植发机构以民营为主,占据85%的市场份额,其中民营连锁植发机构占据23.9%,医美植发部门占据15.7%。而公立医院植发科占比则为14.8%。

在全国性连锁植发机构中,除雍禾医疗外,还有碧莲盛、大麦微针植发(原科发源)、新生植发、瑞丽诗、中德植发等已经形成规模,并着手上市计划。面对一众竞争对手,一场激烈的厮杀在所难免。

由于行业技术门槛低,营销成为植发机构取胜的主要手段。另外植发还属于典型的“一锤子买卖”,植发能够帮助脱发患者一次性解决问题,因而几乎不存在复购的情况,所以需要高度依赖广告营销来获客拉新。

这也是为什么公交地铁、电梯楼宇间,还有各大互联网平台上都充斥植发广告的原因。招股书显示,雍禾医疗近三年的营销支出分别高达4.64亿、6.5亿和7.8亿元,在收入中的占比达到了49.6%、53.1%、47.6%。

近一半收入都用来打广告,平局获客成本上万元,雍禾医疗陷入“高毛利、低净利”的怪圈,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雍禾医疗毛利率分别为76.7%、74%和75.1%,同期净利率分别为5.72%、2,美高梅博彩备用网址.91%和9.97%。

暴利之下 乱象频发

2.5亿人在为脱发而“烦恼”,但是植发渗透率却仅为0.21%,背后高昂的植发价格让消费者望而却步,另外“坑蒙拐骗”的行业乱象也是重要因素。

目前,国内植发机构常用的治疗方法,是从后脑的枕部取出毛囊,再移植到毛发稀疏的地方。而目前国内植发机构提取一个毛囊费用在10至20元之间,每次治疗通常需要移植1000个左右的毛囊,因此植发的手术花费大概在2万元左右。

雍禾医疗在2018-2020年服务的植发患者分别为35177人、43087人和50694人,对应不同时期,单个植发患者的平均花费分别为26097元、27799元和27868元。行业暴利程度可见一斑。

在行业暴利的吸引下,植发乱象频发。雍禾医疗每年给四五万人做植发,但是注册植发医生却仅为几百人。截至2020年底,雍禾医疗拥有注册植发医生189名,到2021年上半年底,注册医生人数也只有246人。

按照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负责实施植发的美容主诊医师应为“美容外科”或“美容皮肤科”主诊医师,实施备案管理,由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在《医师执业证书》“备注”页核定专业,并加盖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公章。

然而,由于执证医生严重短缺,非法行医频繁发生。雍禾医疗就因非法行医问题,多家门店被处罚甚至勒令停业。

上海雍禾爱慕门诊部在2017年和2018年两次因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被罚。

2018年7月,青岛雍禾医疗因非法行医被罚款3000元,并责令停止执业活动。2020年10月因为同样再被罚10000元,没收违法所得102064元,并被责令停止执业活动。

2019年8月,无锡雍禾医疗因被非法行医。

2021年3月,昆山雍禾医疗由于使用不具备医疗美容主诊医师条件的执业医师康永卫和彭凯,独立为患者开展毛囊自体移植术,未让患者现场核对病历原件并且未在提供的复制病历中加盖证明印记,被罚1.9万元。

这些被罚的案例或只是冰山一角。而非法行医造成的结果则是由于医生业务不熟造成医患纠纷不断。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雍禾植发虚假宣传、强制消费、医疗事故、诱导贷款等投诉持续不断。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访网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的主题文章: